视觉

Vision

首页>视觉>品牌设计
大师盗梦:台湾工业设计教父谢荣雅,一个设计救活一个工厂
更新时间:2016/2/6 13:07:51 浏览:828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台湾得奖最多的设计师是“奇想创造”的执行长谢荣雅。从2003年以来连续十年,每年都获得10个以上的国际奖项,还是台湾唯一囊括全球四大设计奖:德国iF、红点、美国IDEA、日本G-Mark的设计师,因而谢荣雅被选为“新台湾之光”。日前,本报记者走进谢荣雅的办公室,探访这位“人类梦想的预言家”。
  小小车灯 救活工厂
  5月24日,记者来到台北忠孝东路的一条巷子里,门前有池塘的建筑物就是谢荣雅的“奇想创造”。走过摆满奖座的门厅,记者在会议室跟谢荣雅碰面,他身后的玻璃墙上写着这样一行字:“设计师的工作是在预测人类的梦想,并以敏锐的观察透过设计的技能,让梦想得以实现”。这句话就是谢荣雅为自己和伙伴所做的定位,我们的采访,就从一个梦想的故事开始。
  在台中乡下,有一个代工自行车灯的迷你家庭工厂叫“成贯”,经营到第二代时已经几乎活不下去,这家厂的第二代经营者2004年找到了谢荣雅,请求他为工厂重新设计产品,谢荣雅当时只用了5分钟的时间画了一张草图,交给工厂的老板,这张图纸一次就被客户通过。随后,谢荣雅又在自己的实验室花了3个月时间来完善设计,结果这款既可做车灯又可做手电的产品,成功地成为世界知名车灯品牌“infini”,并获得了2006年德国iF奖的金奖,成为台湾第一个以传统产业拿下该项大奖的设计。这家台湾小厂也从此改变命运,实现了自我的梦想。

(谢荣雅手上的这个小小车灯为台湾赢得了第一座传统产业的IF设计金奖)

(小车灯放大了长这样)
  一个设计救活一个工厂的故事,在谢荣雅的职业生涯里已成常态。2003年,谢荣雅赢得的第一座国际设计大奖,就是为电子磅秤代工大厂“启德”而设计的婴儿磅秤,从此开启了他的得奖传奇,这款磅秤全球最轻薄,流线弧面像温暖的被褥让婴儿有安全舒适之感。经谢荣雅之手实现梦想的另一个例子是塑料收纳厂“诘佑”,该公司董事长陈信育说:“大概可以用‘宝’来形容谢荣雅的重要性!”当年以代工为主的厂子因欧美经济危机影响,订单几乎掉了一半以上,情急之下找到谢荣雅做设计,结果谢荣雅的得奖作品真空防潮箱,吸引了日本相机大厂Nikon等的订单,也开启了他们品牌事业。
  谢荣雅的崛起背后,正是台湾产业的转型,随着代工业向大陆迁移,台湾业者不得不尝试推自家品牌,谢荣雅的设计,让这些过去以代工为主的制造业厂家,纷纷有了自信,在全球市场推出自有品牌。
  传产转型 文化为基
  “其实我很不喜欢‘突破既有、打破传统’这样的说法,”谢荣雅说,“因为所有的设计都要根植传统、发自文化,不论哪一个国家的设计要开创差异化,必须有深厚的制造底子。”他理解“文创”两字的含义当中,“为何‘文’字在前?因为文化是创意的根基。”
  谢荣雅2012年曾经受邀来深圳田面设计之都开讲座,并参观了山寨手机制造厂,“我看到的都是功能性非常强的产品,但还欠缺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:你的产品要会讲故事。”帮助台湾传统产业从代工制造向自主品牌转型的过程当中,谢荣雅形成了自己的理念,“你拿别人的图纸来做,别人不会告诉你这个设计的含义,这就是代工的问题,台湾经过这些年来的代工制造,设计师都能够非常熟练地设计出适合不同国家的产品,比如欧洲要简洁,美国要大气,但是台湾却还来不及形成自己的风格,大陆也同样没有形成风格。”
  谢荣雅近些年频繁到大陆,他所看到的许多大陆产品都有一个共性:有设计、没内涵,“内涵就是要通过你的设计来告诉别人,这个产品是有故事的,因为设计不只是外观漂亮而已,好的设计不只能解决问题,而是用前所未见的方式解决问题”,参观过深圳的山寨手机工厂,谢荣雅觉得很欣慰:“我从来不觉得山寨是贬义词,山寨就是学习跟模仿,台湾跟日本都是从山寨走过来的,没有当年对美国车的学习跟模仿,日本的汽车制造业也不会走到今天”,他跟深圳设计师的交流,也让他看到深圳从“制造”向“创造”转型的企图心。
  “传产转型,其实不是通过设计公司或者制造业者来发动的”,谢荣雅说,从台湾的经验来看,这种转型需要整个城市工业的文化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推动,“深圳要达到从制造向创造的转型,不需要心急,因为转型的根基是文化必须进来,否则难出差异性,所以传统产业的转型,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当文化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才会自然发生。”
  设计之限 材料关键
  1967年生的谢荣雅,今年刚46岁。1990年,默默无闻的毛头小子退伍之后就从台中到宏碁电脑做平面工程师,历经3年磨炼,谢荣雅发现“当造型走到极限,质感便成为另一个设计极点,而材料才是关键”。对于材料运用萌生出极大兴趣的谢荣雅,1993年离开了宏碁电脑回到台中这个台湾传统产业重镇来自己创业,成立大可意念设计公司,其后又创建了自己的材料感知实验室,研究如何让皮革包覆金属,或是把碳纤维、钛丝布等特殊材质用在服装、无尘室里。
  2010年,谢荣雅又离开大可意念,成立奇想创造群设计公司,当多数设计公司都是秀出漂亮精致的设计图,以吸引客户快速签约埋单时,谢荣雅一开始交出的设计图,往往画得朴素,但是他会边画边思考可以运用哪些材料,这种工作方式,挑战了台湾根深蒂固的代工思维。有一次,谢荣雅设计了一款婴儿磅秤,客户希望在自己的合作工厂开模,他从善如流,但要求去监工。不料,当他请工厂拿出色票挑选模型颜色时,对方呛他,“我又不一定要喷你指定的颜色,又不是你付钱给我。”谢荣雅气得立刻打电话给客户,“请你立刻把模型移到我指定的模型厂。后续费用,我付。”
  由于深谙代工起家的台湾是“材料”的大本营,所以谢荣雅不用奇巧的进口材料,只用本土素材,因为开发、原料、沟通的成本最低。他还找了材料工程背景的员工,花了两年建立材料供货商数据库。而前面提到的那个小小自行车灯,就是在这个实验室诞生的。对材料的研究使得谢荣雅的设计颠覆想象、充满新意,比如2012年上市的“奇想创造”第一件自有品牌商品“奇想鲜解冻”,整合了台湾科技产业的前瞻技术,让冰冻食材在这个金属材质的解冻板上,不需要耗费任何电力就能快速解冻,因此获得了德国iF、红点双项国际大奖的肯定。

(这就是谢荣雅的自品牌商品“奇想鲜解冻”)

  艺匠临摹 大师盗梦
  大师盗梦:台湾工业设计教父谢荣雅,一个设计救活一个工厂
  20多年来,谢荣雅之手诞生的设计,都源于对人类幸福感的追求,对更美好生活的期待。谢荣雅把设计师定义为“人类梦想的预言家”,但“预测梦想仅仅是设计师都应有的特质,而高阶的方向是制定策略”,他最近读到一篇古文深受打动,因为文中的八个字“艺匠临摹,大师盗梦”,“其实设计师根本不需要做什么问卷调查,来问消费者需要什么,你需要的是做出来给人们看”,谢荣雅看来,梦想存在于人们脑海中,设计师将梦想从人们头脑中“偷出来”,也就是前瞻眼光。
  谢荣雅认为设计不仅仅是预测梦想,更是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力量,设计应该关注的是“消费者旅程”,也就是每一个环节所组成的整体经历,从拆解包装的过程,让消费中从中获得惊奇和感动,这种大至关怀环境生态,小到消费者的需求体验的全面设计观点,是谢荣雅与奇想创造团队的最大特色。
在谢荣雅的设计体系当中,还引入“五感六觉”,延续中国传统的审美,“传统中国的人生哲理与艺术成就,是将繁复而精致的文化脉络蕴藏在单纯极简的外观之下。谢荣雅认为,创新仰赖软实力与硬实力的相互结合,单面向的思维能够撼动世界的能力有限,只有软硬整合才能促成创新模式的开发。
  谢荣雅下一个即将实现的梦想,是为大陆和台湾的设计师建构一个平台,“两岸的设计师都可以丢创意到里面来,也提供代工制造业转型的能量,这是一个共享的网络平台。”
 
在线咨询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咨询热线
0755-82970589
135 7088 8589
top